黄金时代读书感悟优质文章

[编辑]黄金时代读书感悟优质文章为的会员投稿推荐,但愿对你的学习工作带来帮助。

对于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每个人的看法都不同。这本书既有对现实的批判和嘲讽,也有对人生存状态的反思,更有对人性自由和本真的彰显。这本书值得你细读。下面由小编来给大家分享黄金时代读书笔记,欢迎大家参阅。

想写点关于《黄金时代》的书评,却又囿于水平,总归觉得还是很难写,说成书评不免羞愧,就姑且当作随笔吧。我写不了文学学者们如“以《黄金时代》为例的情色文学的非线性研究”,也写不了什么能从小波那里得来的所谓人生启示。想想那个时代的社会环境,王小波的小说可谓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他的文字总是那么独特,与时代相差甚远,或许这也是他生前默默无闻,死后却大放异彩的写者的缘由?

小波对性的描写就像一道惊雷,劈开章风山的雨雾。也像他自己也说的他的文字就像维多利亚时期的地下文学,总有些粗俗不堪的外表,也一直以这一点为人诟病。

原来从没读过王小波,他到底哪里厉害,哪里特别?看过他的一些文字,似乎永远也找不到他的主题是什么,对于性爱,对于生死,对于教书育人以及婚姻至于人生。现在似乎我们很难在市面上看到我们难以找寻到作者观点的书,或许弘扬这,或许弘扬那。但我们应该把小波的书归结到哪一类?青春、爱情、玄幻、伦理,好像都不是,只能说是文学,纯粹的文学。但我依然觉得这本书是充实的因为这才像我们大多数的人生,不是每个失败的时刻都有励志后的转机,不是结了婚就心无杂念的过一辈子,不是难以启齿的性爱总在悄无声息。

当年王二和陈清扬在云南的故事描写里,整篇的离经叛道和玩世不恭里突然出现一句关于爱的描写:“好危险,差一点爱上你。”居然多了些星点鳞爪般的爱,便显得有些温柔刺目了。

后来写二人廿年后再见,写重逢应该很难写吧,但却又不得不写,也需要一个楔子写下去,需要陈清扬告诉王二真相,小波用插叙的手法写二人的重逢,以及最后两人永远的再见。

“陈清扬告诉我这件事以后,火车便开走了,从此我再没见过她。”

有一位朋友写的特别特别好,或许那真相就是,

“陈清扬大概是想告诉王二:我爱过你,但我们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因为这是很棒的书,所以我读了三遍,第一遍看故事,第二遍梳理全文,第三遍琢磨意思。但是三遍下来,我仍是朦朦胧胧,最后我想,这本书是不是就在写朦朦胧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故事背景在-时期,陈清扬丈夫蹲了监狱,王二是二十一岁的处男知青。开篇,陈清扬找王二要证明自己不是破鞋。而王二说:我可以从逻辑上证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陈清扬是破鞋,即陈清扬偷汉,则起码有一个某人为其所偷。如果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陈清扬偷汗不成立。但是我偏说,陈清扬就是破鞋,而且这一点毋庸置疑。

王二是什么人,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青年,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在所有的人都说她是破鞋时,她认为王二是知识分子,所以她认为他完全有理由找他理论自己是不是破鞋这件事。可王二说他可以从逻辑证明,但他不证明,他就说陈清扬是破鞋,而且毋庸置疑。因为所有人都说她是破鞋,她就是破鞋,比如你是白的,所有的人都说你是黑的,那你就是黑的,这不许要理由,更不需要逻辑。

但是下文讲,陈清扬说,她证明自己不是破鞋不是因为破鞋本事不好,因为破鞋通常具有善良,乐于助人等美好品质,她钦佩,但是自己根本不是,所以要实事求是,可是她又无法证明。

之后又传她和王二搞破鞋,王二的逻辑是,证明他们的清白有两条:1,陈清扬是处女。2,王二没有性交能力。所以他们就是搞了破鞋。

后来,陈清扬觉得她在每件事情上都是清白无辜,王二说,你竟然觉得自己清白无辜,这本身就是最大的罪孽。

照我的看法,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假如你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这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

陈清扬没附和,但是她听进去了。所以,王二很轻易地就哄她和他做了爱,打着伟大友谊的旗号。陈清扬说自己着了他的道,但还是让他做了。

后来出了打架事件,三闷儿和王二打架,三闷儿的寡妇妈给了他要命一击,陈清扬赶来时,对他的第一话是:你别怕,要是你瘫了,我照顾你一辈子。后来他没事,陈清扬没去看他。我认为,那时候,陈清扬就对王二有了别样的感情,所以她要及时制止,他们直接是伟大的友谊,就是性,填补各自空虚,别的没有,不需要有。

下面更提到,王二是个不被看好的知青,打架事件后,公布了和陈清扬的破鞋事件,只好在队里的知青当工人时,他在乡下喂猪。而陈清扬是因为军代表调戏她,她扇了她一巴掌,只好留在这里。

下面,军代表问话,王二当哑巴。军代表很气愤,叫他写检讨,关他们,他们逃走,军代表走后他们又回来。后来挨斗。

再之后是九十年代的事了,他们见面后做了一次爱,王二还是回忆之前。回忆在章风山的做爱事件,刘大爹后的做爱事件,还有人民群众一高兴就要把他们绑起来批斗。

陈清扬说: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想明白这一点,一切都能处之泰然。

而那时,陈清扬还认为自己是无辜的。她和王二指尖只是伟大的友谊。做爱是友谊的一种表现形式。

后来,王二在深山里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两下,彻底玷污了她的清白。

因为什么?王二的这两巴掌是将她看做了自己的女人,陈清扬因为这样爱上了王二,那他们之间的做爱就不再是伟大的友谊。

王二写了很长时间的交代材料,但领导说交代不彻底,后来陈清扬写了一份,领导就再也不提交代材料这件事。在车站上陈清扬说,这篇材料交上去,团长拿起来就看。看完了面红耳赤,就像你的小和尚。后来见过她这篇交待材料的人,一个个都面红耳赤,好像小和尚。后来人保组的人找了她好几回,让她拿回去重写,但是她说,这是真实情况,一个字都不能改。人家只好把这个东西放进了我们的档案袋。

陈清扬说,承认了这个,就等于承认了一切罪孽。在人保组里,人家把各种交待材料拿给她看,就是想让她明白,谁也不这么写交待。但是她偏要这么写。她说,她之所以要把这事最后写出来,是因为它比她干过的一切事都坏。以前她承认过分开双腿,现在又加上,她做这些事是因为她喜欢。做过这事和喜欢这事大不一样。前者该当出斗争差,后者就该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但是谁也没权力把我们五马分尸,所以只好把我们放了。

让我们再来回忆之前他们所说的话,陈清扬认为“男人就要使用她,这简直没有道理。”对丈夫也这样:“等着他有一天自己感到惭愧,自己来解释为什么干了这些。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大家认为上山养伤的王二成了“问题”。朋友找王二能证明“大家在此地受到很坏的待遇”;领导认为王二不存在“说明此地没有一个知青被打晕”。“因为这些事我无从想像,所以是我存在的证明。”

这篇文处处有隐喻。埋藏在各种人身上,大到一场雨,小到一粒沙。由破鞋开的头,做爱这件事贯穿始终,陈清扬最后爱上王二,这比她干过的一切事都坏。

近些年来,由于传播手段的发达,自媒体让名人们有了更多的发声渠道,于是,在被众多人围观的微博中,许多神秘到略显高冷的人,也开始逐渐露出了生活中的一面,是好是坏先不论,但这样做之后一个意外的后果就是:一些文艺创作者(文学的,影视的等不一而足),开始呈现出了和作品中的价值观不同的另一面,我还记得多年前我一位朋友特别喜欢某国内导演,得知其开了微博后第一时间就开始了关注,结果在几次国内外重大事件中该导演的表态却让我我这位朋友痛心疾首:“早知道就不应该关注,我宁愿他现实中也是他作品里应该有的样子!”顿了顿足后,又说“他早年作品多好啊,怎么这些年越来越傻逼了!”……

不过作为说这段话时的当年就已经年过三十的成年人,我很难相信其价值观突然有了极大的改变,只不过因为其作品表达的内容有限,因此并没有显示其很多的思想观念……而最后终于在微博这个让人立体化的工具中,他全方位地显露出了自己本就该有的价值观和立场判断。

不过有一些人,我是断不会相信其会因为其被更多人所熟知后就对其价值观判断改变态度的——王小波就是不多的一个。

尽管不幸早逝,但王小波留给我们的遗产却实在丰富,除了小说,还有大量的杂文流传于世,这些充满了其个人价值观立场的的杂文,则会让我们全面地熟悉王二的思想;而类自传性质的小说,更会让我们对其年轻时的诸多遭遇,有了更多朦胧的了解。

与杂文中略显正经的王小波不同,他颇有自传意味的三部小说《黄金时代》《三十而立》《似水流年》,文中却有颇多荒诞不经之处,比如文中多次出现的充满暴力冲突的内容,或者其他有些让人惊愕的描写,如他反复炫耀的“小和尚”,以及各种颇具原始人气息的性生活场景等。

那小说中的内容有没有他生活中真实的影子呢?显然是有的,翻看王小波的个人经历:经历过大跃进、--,曾在云南做知青,回到北京后做过老师……这些几乎都可以从这本书中找到相关印记。

不过显然,王小波将很多的事实隐藏在了魔幻现实描写的背后,其中虚虚实实,只能凭借读者自己的嗅觉去捉摸其中的门道了。

王小波的小说除了魔幻现实,还有一种更特别的魔力:他将或严肃的、或惊悚的、或压抑的现实用荒诞的笔触进行了解构,也许我们读到书中某一段文字忍俊不禁,然而谁能知道,其实背后有多少人的艰辛在呢?但显然王二也并不希望我们用一种当年风靡的伤痕文学的论调来看待他的小说,如果你在读书中本该应是同情到流泪的段落,却突然笑了出来,那也许作者的目的反而达到了。

读王小波的书,真的像评价的那样,读过之后给人以强烈的快感。

这本书里包含了<黄金时代><三十而立><流年似水><革命时期的爱情><我的阴阳两面>,主人翁的名字都叫王二,大多是-后期为背景的事。

<黄金时代>里王二是个一米九几的大高个,面目不说是狰狞但也不怎么好看。似乎王小波笔下的王二大多也是面目凶恶,阴茎如驴的。我不知道这是否与他本人有关,亦或是其他的一些事物的投影。书中屡次提到弗洛伊德,很多影响也与这位心理医生有关性的心理学说有关联。人的一切冲动都来源于原始的性压抑。这是我在读弗洛伊德心理学里读到的,而王小波的作品里,隐隐约约带有着这些意味。

王二与陈清扬在云南插队,在那里相爱,然后时间在而今与过去之间穿插,一会回到云南的草屋或者大队,一会回到现在与二妞的矛盾与小转铃的纠结,然后又回到线条。时光在六几年与七几年之间往返变换,贺先生跳楼,刘先生死去,李先生的龟头血肿后来同线条结婚。后来王二当上了一名大学讲师,这与他之前的种种行径极为不符,但是生活确实是这样,它不会按照既定的路线一尘不变。

这本书从来不按时间顺序来规规矩矩的描述事物的发展,而是逻辑,从一样事物的逻辑牵扯上另一样事物的逻辑。就好像革命时期的爱情里的王二,一直试图去翻越那个炉筒,他相信里面一定有着异样的景观。而这种逻辑被他用在今后的很多思想中。

颜姓大学生,×海鹰,总问“吃糖不吃”学PE的老婆,投石机,“拿起笔做刀枪”的红卫兵,还有会飞的鸡,臃肿的老鲁,很多人物的描写,都会时不时用重复印证的手法来突显他们的特质。

其中×海鹰对他的影响尤为重要,这从王二内心的排序就可以看出来,一个是帮教对象,一个是被帮教对象,却在帮教的过程中躺上了同一张床,帮教的起因毡巴,最后却成为了×海鹰的丈夫。革命时期的爱情这几个字,不知道是带有讽刺意味多,还是浪漫主义多。

我最钟爱的,是我的阴阳两界,喜欢这样带有喜剧特色的结局。虽然从一开始我就猜想到这样的结尾,但我仍是期盼,盼着小孙将王二从软的世界带进硬的世界,从阴的世界带到阳的世界。这两种世界很多人都有,只是有心理和生理的区别。就好比李先生和他的西夏文,一个是自己钟爱的翻译但是无人问津,曲高和寡,阳春白雪,另一个是截然相反的生活,最终他走了进去,烧掉了所有的翻译,转而成为一个普通的老师。

王二说孤独有孤独的好处,走进了寂寞,你就变成了黑夜里的巨灵神。所有他可以专心地翻译他的Story of O,不为稿费,不为发表,心无旁骛。

我想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读懂这本书,但是我又不愿意再翻看第二遍,我喜欢回味那种一遍过后给人强烈快感的文字带来的冲击。

有时候,生活就是零乱而复杂的,没有既定的规则,如果说一定要去思考一条总规则的话,这种相关的想法就叫哲学。

《黄金时代》的故事很简单,没有偷一汉的女知青陈清扬被人们称为“破鞋”,最后偷了一脸流一氓相的下乡知青王二,成为了真正的“破鞋”,最后一爱一上了他。小说的开始就提出了“破鞋”问题,对偷一汉女人的“破鞋”称呼已经因含有先在的价值判断,而由不是“破鞋”到“破鞋”的陈清扬的整个心理过程颇值得玩 味。

王二和陈清扬的交往发端于陈清扬希望王二证明她的无辜,而此时的童一男子王二是个“我想一爱一、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的下乡知青,他更倾向于证明陈清扬不无辜,证明的法子就是引一诱陈清扬。

陈清扬有着强烈的主体意识,她否认“一性一--”是一种权力的表征,也否认了一性一--及女一性一--身一体在社会中的现实功利价值,由此,她一个打耳光打走了图谋不轨的军代表,而被发配到了偏远的“十五队”,也用响亮的耳光打走了一个个没病装病的“男病人”。陈清扬认为一性一--,以及必须经过的一性一--的过程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这些事情和一个人的心灵和主体意识无关,但人们都如此热衷。她接过了婚,却一直在等着自己的丈夫来为一性一--交这件事惭愧;她十足的警醒,在一片混乱的生活中茫然坚持着心灵的纯洁。

《黄金时代》中的云南是诗意的云南,是座大花园,是明净的大海,这一些都因王二而存在。唯一不没病装病的男病人王二来看完病,下山时头也不回,陈清扬因为没有矫饰和做作,才会慧眼看中“流一氓”王二,希望王二能帮忙证明自己不是破鞋。陈清扬的个一性一--如此可一爱一、顽固、没道理,陈清扬的心底不是没有想要放纵的快一感,但一性一--是“丑陋的东西”不能进入她纯洁的梦想中来。在矫饰的心灵中,这个时代是具有某种道德上的价值和意义的,在灰暗的心灵中,这个时代是创痛的,滴血的,然而在明朗纯净而又单纯的灵魂中,这是一个充满人的欲|望和灵一性一--、真诚和诗意的黄金时代。

王二何许人也?王二是个除了智慧和顽劣一无所有的北京知青,高高瘦瘦,真诚、沉默,喜欢说脏话,他看到年轻美丽的陈清扬马上倾向于证明陈清扬不无辜,打算勾一引陈清扬。但王二绝非军代表式的无耻之徒,在景颇族孩子勒农对他的小和尚啧啧称奇时,王二“赶紧扔下他去穿裤子”。王二看出了陈清扬的美丽,打算在过二十一岁生日那天晚上引一诱陈清扬,王二的引一诱没有一点现实利益的杀伤力和强权色--彩,王二抛出了半真半假的“伟大友谊”。王二只真诚了一半,伟大的友谊是需要证明的,此时,一性一--交是“伟大友谊”的代价。

陈清扬于是“半天毫无反应”、“肌肉绷得很紧”,王二把她彻底搞晕了,或者是说,伟大友谊的诱一惑把她彻底搞晕了。什么是伟大的友谊?“只要你是我的朋友,哪怕你十恶不赦,为天地所不容,我也要站到你身边。”这是人和人之间的绝对信任与真诚,世事善恶难辨,而伟大友谊永远放射光芒,为了这伟大友谊,陈清扬在分不清“我那个伟大的友谊是真的呢,还是临时编出来骗她”时就感到“那些活像咒语一样让她着迷,哪怕为此丧失一切,也不懊悔。”

如小说所述,“一性一--交”在陈清扬而言,几乎等于虚无。“她丝毫也不怕成为破鞋,这比被人叫做破鞋而不是破鞋好得多。她所讨厌的是使她成为破鞋那件事本身。”如果说一性一--交是代价,那么这个代价同放射万道光芒的伟大友谊相比,实在太过渺小。然而,人世间真的有什么伟大的友谊么?是的,陈清扬为了渺小的可能姑且一试,世间的一切理念、道德在伟大友谊面前都不堪一击(何况,什么是世间的道德、准则?又是谁“创造”了“生活”,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发明者?)为了可能的伟大友谊,姑且一试,破鞋就破鞋,带些嘲讽、带些无聊、三分寂寞、三分玩笑。陈清扬在对“一性一--”的权力意味和实用价值的绝对蔑视下作出了自己的决定。

而王二呢?王二的“伟大友谊”不是简单到一种勾一引女孩子的手段,在勾一引陈清扬之前,王二还是一个童一男子,王二要求一性一--交,一性一--交对于陈清扬来说足够虚无,但对于王二来说无比重要,在一个童话般的云南、在变形的时代,心灵和身一体的双重寂寞笼罩着王二,也笼罩着陈清扬。王二的伟大友谊不是随便说说,王二始终准备誓死捍卫伟大友谊,可从来也没人肯给他这个机会。在伟大友谊的第一次“实践”中,在欲|望的催促下,在寂寞与孤独感的催促下,在对一种毫无保留的信任与真诚的感召下,在对伟大友谊可能一性一--的证实或不断证伪的催促下,王二的咒语也迷住了自己:“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

王二“等了一些时间,她来了。”

伟大友谊开始了吗?陈清扬还是充满了不屑与不解,也许还有深藏的一点希望,但更多的是失望得愤怒与深刻的怀疑。王二一毛一手一毛一脚,心慌气躁,不得其法,陈清扬满怀蔑视与不屑,扬手给了王二一个响亮的大耳光。王二跳起来,拿了自己的衣服,转身就走。

陈清扬把这当作得到王二光芒万丈的伟大友谊的证明,一性一--交的工具属一性一--让她冷冰冰毫无反应,这使得王二“事毕我即愤怒又沮丧”,陈清扬看到了的一巴掌打出了王二的愤怒,也打出了王二的真诚,陈清扬隐隐约约感觉到这种亲密接触并非权力暴力、也非肉一体交易,陈清扬看到了从未有人愿意给予过她的,以前连听也未曾听说过的伟大的友谊。陈清扬肉一体不过躯壳,陈清扬验证了伟大友谊,心里是无比欢乐的。王二如何对待这次实践?王二说,“在我看来,这东西无比重要,就如我之存在本身”,因此他是在以“我之存在本身”来坦诚面对陈清扬,一性一--在王二看来是正义的、善良的、自然、纯粹的,是好感和信任,是敬意和尊重,王二对陈清扬的伟大友谊回报了“我之存在”,这惊天动地匪夷所思的实践让“我之存在”包一皮容了更多的内涵,包一皮括他对陈清扬的一爱一恋。伟大的友谊开始了,一个黄金时代开始了。

王二被三闷儿妈一板凳放到后,“陈清扬披头散发眼皮红肿地跑了来,披头第一句话就是:你别怕。要是你瘫了,我照顾你一辈子。”陈清扬何等在意这伟大的友谊。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你信它真,它就真,你说它假,它就假。

王二对伟大友谊深信不疑,王二走出了乌七八糟的人生,走进了山里。

伟大友谊让陈清扬的欲|望复苏了,“一性一--”是丑陋的,它不过是权力、利益和莫名其妙的象征,陈清扬排斥着一性一--,一性一--与她心中充满的美丽幻想无法兼容。陈清扬去寻找王二,她幻想了美丽的一切,却唯独忘了“一性一--”,“她之所以不肯上山来,让我空等了好几天,是因为对此事感到厌倦。她总要等有了好心情才肯一性一-- 交,不是只要一性一--交就有好心情。”在陈清扬那里,或许虚幻的伟大友谊高于一切,重于一切。陈清扬一直在坚持,她的伟大的友谊是纯洁的,是一种对灵魂纯洁的坚持,一种对庸俗现实的反抗,一性一--始终不过具有工具的意义,而绝不牵涉到一精一神与信仰。

受到欲|望驱使的一性一--交带来了快乐,但这种快乐同时也是罪孽,陈清扬拒绝这快乐的玷污。陈清扬“在内心深处她很想叫出来,想抱住我狂一吻,但是她不乐意。她不想一爱一别人,任何人都不一爱一!”陈清扬的主体意识和这个荒诞悖谬的世界顽强对抗。她有过一性一--一爱一经历,但坚持认为,自己始终是纯洁的。她拒绝灵魂和肉一体的统一,这世界上,肉一体承担的意义或许比灵魂所承担的还要多。没有伟大友谊的时光里,世界不过是一个噩梦,所有的一性一--一爱一都与女人这个主体无关,是虚无、是工具、是仪式。小说中记叙了陈清扬的一个梦境,当生存环境变得不真实“放声大哭从一个梦境进入另一个梦境,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奢望”。陈清扬不承认生活,不承认肮脏的欲|望,陈清扬在守卫纯真!

但陈清扬不能禁绝欲|望,她想“假如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那实在是太寂寞了”。她之罩着一件白大褂,爬过光秃秃的山岗,风吹过她的一性一--敏一感地带。她怀着山野上风一般的一性一--欲和一切美好的幻想来找王二,哪知道王二正心无外物地处于“灵魂里潮兴之时”。

“她看见我赤条条坐在竹板床上,阳--具就如剥了皮的兔子,红彤彤亮晶晶足有一尺长”陈清扬觉得“那东西太丑,简直不配出现在梦幻里”。

陈清扬“不知道我和我的小和尚未什么要这样。她这样做是为了伟大的友谊,伟大的友谊是一种诺言。守信肯定不是罪孽。”陈清扬相信伟大友谊的本真,或者说她虽然已经和王二“同生共死”,但是她后来死不承认她得到了伟大的友谊,这是基于她对自己的固守,也基于她对自我的骄傲和自信,这表现在她在一性一-- 的坦荡、对待一切的坦荡,对待出斗争差的坦荡,可是她不会向那个“丑恶的东西”屈服,她不会向这个真是而丑陋的世界屈服!她是清白的,她不明白一切是为什么,因此她“偷一汉”是为了伟大的友谊而不是为了什么一性一--欲,世俗的一切对陈清扬没有束缚力。她对一切拒不认账。

“但是我在深山里在她屁一股上打了两下,彻底玷污了她的清白”

陈清扬对一爱一情的警惕时时陷入危险之中,她有两次差一点一爱一上了王二:冷雨中陈清扬满身心的寂寞,虽然拥有了“伟大的友谊”,但陈清扬依旧寂寞,陈清扬在“拯救”王二,反过来差点被王二拯救;另一次是在田间休息的时候,王二“那颗乱蓬蓬的头正在她肚子上,然后肚一脐上轻柔的一触。”“可是我什么都没干,抬起头来往四下看看,就走开了。”

也是在进入山中小草房的那一刻,陈清扬带着所有的梦幻看到了王二的小和尚,“当时陈清扬也想大哭一场,但是哭不出来,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咙。这就是所谓的真实。真实就是无法醒来。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在世界上有些什么,下一瞬间她就下定了决心,走上前来,接受摧一残,心里快乐异常。”

数十年后,中年王二遇到了中年陈清扬,再谈起当年,有无穷兴致,二人从“伟大友谊”中走出,接受人世的摧一残。当陈清扬的女儿追问往事,问“爸爸呢?”时,陈清扬也随口说“你爸爸坐飞机”。

陈清扬终于面对了一切,承认了世间所有的丑陋和忧伤、承认了她的痛楚和欢乐,承认了“真实的罪孽”。

在湿一滑而危险的清平山上,王二扛着陈清扬,死命撑住一切分量,陈清扬还在胡乱抖动,于是王二在陈清扬的屁一股上狠狠打了两掌。这是一种契约,分担、承受、交换。陈清扬坚持、遵守的、抗拒的世界也好,丑陋的小和尚也好,在那一刻一切全都化为云烟,陈清扬“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一爱一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陈清扬是不肯面对现实的一切的,包一皮括她自己,但她面对了王二,于是她也就面对了一切,面对了整个庸俗而平常的世界。

“承认了这个,就等于承认了一切罪孽”。

陈清扬的主体的解放最终得以在“伟大的友谊”中完成,这“伟大的友谊”是一性一--,也是一爱一,是信任、真诚和平等、分担、宽容。在尘世的权力、道德的扭结和王二欢乐的一性一--一爱一中,陈清扬终于做出了自我的选择,陈清扬和王二的“伟大的友谊”脱离了既定的权力结构和道德束缚。在遥远的青春中,一同逃亡和出“斗争差”中确立的,不是斗争和对立的二元世界,而是浑融为一的自然天成,当一个人能够真正面对自己的身一体和欲|望,那么解放的不仅仅是一种一性一--别和一个心灵。

黄金时代的真正寓意在于,有两个人终于找到并确立了终身的伟大友谊,无论人世如何摧一残也无法改变,而世界上无数的人一生却都活在寂寞或虚伪之中。

你也可以在搜索更多本站小编为你整理的其他黄金时代读书感悟优质文章范文